查询首页 |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百家姓查询
白马姓资料、起源

白马姓

白马[白马,读音作bái mǎ(ㄅㄞˊ ㄇㄚˇ)]

一.姓氏渊源:
第一个渊源:源于子姓,出自西周初期的商王朝末臣微子启,属于以历史事件为氏。
据史籍《风俗演义》记载:“宋微子乘白马朝周,后有白马氏。”
微子启,名子启,亦称子开,商末周初朝歌人(今河南淇县),是殷商帝乙之子,纣王的庶兄,商朝时期封于微,以其封国名自称,爵位为子,故称微子。史书记载:“微子启,以纣王淫乱,商代将亡,屡次劝谏。王不听,遂出走。武王克商,他肉袒面缚乞降。后纣王子武庚作乱,被周公旦攻灭,即以他继承殷祀,封于宋。”
微子启是周王朝宋国的始祖,传说他为政贤能,为殷民所爱戴。到汉朝时期,避汉景帝刘启的名讳而改称子开。
微子启在商朝末期曾多次亲谏纣王,见“纣终不可谏”,便谋于太师箕子、少师比干。箕子认为“今诚得治国,国治身死不恨;为死,终不得治,不如去”。微子启便远离纣王逃回微(今山西潞城),后微子启又迁到山东梁山西北,所以那里也称为“微”。
史书记载,周武王灭商后,“微子启持祭器造于武王军门,肉袒面缚,左牵羊,右把矛、膝行而前,”向周武王说明自己远离纣王的原因和情况。周武王很受感动,“乃释其缚,复其位如故,仍为卿士”,以示宽厚为怀。
公元前1043年周武王姬发病逝,周成王姬诵方十二岁,西周由周武王之弟周公旦执西周朝政,在公元前1041年,他以周成王姬诵之命封微子启国于宋(今河南商丘),微子从此成为宋国国君、始祖,寿终后,葬于今山东微山湖微山岛西北部高岗上,墓前有古碑四通,主碑上有汉代匡衡“殷微子墓”四字,横额为“仁参箕比”,“箕”指箕子、“比”指比干。孔子称“微子”、“箕子”与“比干”为“三仁”。
据典籍《诗经·周颂·有壳》记载:“有客有客,亦白其马。有萋有且,敦琢其旅。有客宿宿,有客信信。言授之絷,以絷其马。薄言追之,左右绥之。既有淫威,降福孔夷。”这首古老的诗,就是描述当年周王朝封微子启于宋地之后,微子启骑着白马来朝拜西周的祖庙,周朝以客礼待之。因为殷商王朝崇尚白色,故而微子启来朝也骑白色的马。
这个历史事件一直为世人称道,故有微子启后裔以白马为姓氏,称白马氏,后多省文简化为单姓马氏。

第二个渊源:源于姬姓,出自东汉末期将领公孙瓒属下将领,属于以先祖称号为氏。
据史籍《通志·氏族略》记载:“汉公孙瓉在幽、并二州,常骑白马,因氏焉。”
公孙瓒:字伯圭,辽西令支人(今河北迁安),出身贵族。因母地位卑贱,只当了郡中小吏。公孙瓒貌美,声音洪亮,机智善辩。涿郡太守刘威很赏识,还将女儿许配给他。公孙瓒曾跟卢植于缑氏山中读书,粗通经传,后又被举为上等郡吏。刘威因事犯法,发配日南。当时法律不许部下随槛车同行,公孙瓒就化装成侍卒,带上刘威的日用品,驾车护送。行前,他跪在祖坟前说:“昔为人子,今为人臣,我应随刘太守到日南去。日南瘴气弥漫,我恐怕回不来了,在此我就向祖上辞别了。”他慷慨悲泣,拜罢起身而去,围观的人无不感叹。刘威后在途中获得了赦免。
公孙瓒靠自己的才能逐步作到中郎将,以强硬的态度对抗北方少数民族,做战勇猛,威震边疆。
汉灵帝中平五年(公元188年),乌桓族(世居于内蒙古的东胡分支,属鲜卑族的一支)丘力居部到青州(今山东淄博临淄)、幽州、冀州(今河北临漳)一带掠夺。公孙瓒率部与张纯、丘力居等战于属国石门,张纯等大败后抛下妻儿逃入鲜卑境内。公孙瓒不顾一切继续追击,由于孤军深入,反被丘力居部围困于辽西管子城二百余日,粮尽士溃,士卒也死伤了大半。不过,丘力居军也粮尽疲乏,无力再战,只得远走柳城。东汉朝廷因此诏拜公孙瓒为降虏校尉,封都亭侯,又兼领属国长史。公孙瓒于是统领兵马,守护东北地区边境。
每次一听到有敌人来袭,公孙瓒马上便声疾色厉,作战时像是拼命三郎,甚至一直打到夜深也不肯罢休,因此乌桓人都害怕公孙瓒的勇猛,不敢再来进犯。
公孙瓒爱骑白马,时人称其“白马将军”,因而身边百十来名善于骑射的骁勇将士也都骑白马,相互间为公孙瓒出征时的左右护翼,自号“白马义从”。作战时一大群白马将士,如白色旋风一般,令敌人望风而逃。
公孙瓒本性好战,与主张以怀柔政策对待少数民族的上司刘虞不和,二人矛盾逐渐激化,以至发展到互相攻打,公孙瓒靠自己的军事才能以少胜多,杀死了刘虞,并挟持朝廷使者得到了总督北方四州的授权,然后分派刺史,成为东汉末期北方地区最强大的一路诸侯。
后来,公孙瓒与河北的割据势力袁绍相争,在初期占据军事上的很大优势,但因其只求自保的战略,逐渐失去了部下的信任,最终被袁绍击败,被困于自己修建的高楼之中,引火自焚。其势力被袁绍所吞并。
公孙瓒逝世后,“白马义从”们也分散四方,其后裔子孙中有以先祖称号为姓氏者,称白马氏,后多省文简化为单姓马氏。

第三个渊源:源于地名,出自唐朝时期白马邑,属于以地名为氏。
据史籍《潜夫论》记载:“白马氏,因地也。”
唐朝时期,在白马邑(今山西朔县)爆发了一场战役,成为唐王朝灭东突厥之战的序幕。
唐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农历11月唐贞观至四年(公元630年)农历3月,在唐朝与突厥的战争中,唐王朝为消除北方威胁而攻灭东突厥阿史那·颉利可汗所部的重要作战。
隋末唐初,突厥始毕可汗趁中原地区战乱不休,开始重新崛起,屡次发兵甫下骚扰,支持刘武周、梁师都、刘黑闼等割据势力。唐高祖李渊为集中精力统一全国,对突厥采取优容策略,并曾考虑迁都以避之。玄武门事变后,阿史那·颉利认为唐太宗李世民初登帝位,内部矛盾尚未全部解决,统治秩序还未安定,遂与突利可汗合兵二十万,长驱直入,很快进至长安城西渭水便桥北。
唐太宗亲至桥南,与阿史那·颉利隔水对话,责其负约。唐军主力继至,军容严整。阿史那·颉利见唐军有备,不敢决战,遂与唐太宗结盟后退兵。渭水会盟后,唐太宗为彻底解除突厥威胁,采取一系列政治、经济措施以增强国力,在军事上积极备战。他一反前朝不许臣下带武器上殿的规定,每天引数百士卒在显德殿习武射箭,很快培养出一支能征善战的精锐部队。同时,唐太宗于唐贞观元年争取割据恒安镇(今山西大同古城)的苑君璋归附,唐贞观二年击灭割据朔方(今内蒙古乌审旗白城子)的梁师都,占据了便于反击东突厥的军事要地。
相反,突厥汗国内部由于连年征战和霜冻干旱等天灾,使得民疲畜瘦,很多羊、马被冻死、饿死;薛延陀、回纥、拔也古、同罗诸部亦趁机群起反抗,共推薛延陀首领夷男为可汗,并接受了唐王朝册封;而东突厥的突利可汗因长期受阿史那·颉利压制排挤,也暗中与唐朝联络,表示愿意归附。唐朝反击突厥的条件已经成熟。
唐贞观三年农历11月,突厥军进扰河西,被肃州(今甘肃酒泉)、甘州(今甘肃张掖)的唐朝守军击败。唐太宗以此为借口,于11月23日诏命并州都督李绩为通汉道行军总管,兵部尚书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华州刺史柴绍为金河道行军总管,任城王李道宗为大同道行军总管,检校幽州都督卫孝杰为恒安道行军总管,灵州大都督薛万彻为畅武道行军总管,共率兵十余万,皆受李靖节度,分六路反击突厥。
唐贞观四年农历1月,李靖率三千骁骑从白马邑(今山西朔县)出发,进屯恶阳岭(今山西平鲁),乘夜袭占襄城(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土城子)。阿史那·颉利未料到唐军突至,因此认为李靖敢孤军深入,定有主力随后,慌忙将牙帐撤至碛口(今内蒙古善丁呼拉尔)。李靖又派间谍离间其部众,阿史那·颉利的心腹大将康苏密挟隋炀帝皇后萧氏及其孙杨政道至定襄降唐。阿史那·颉利见康苏密降唐,不敢停留,继续率部向阴山撤退,在白道(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却遭到兵出云中(今山西大同)的李绩大军截击,一战之下大败。阿史那·颉利只得退至屯铁山(今内蒙古白云鄂博),收集余众数万。
经过此次战役,阿史那·颉利自觉已不是唐军对手,即派执失思力为特使,到长安向唐太宗谢罪请降,表示愿举国内附,实际上是企图待草青马肥之时,再转移到漠北,伺机东山再起。唐太宗派鸿胪卿唐俭等去突厥抚慰,同时密令李靖率兵接应。
唐贞观四年农历2月,李靖引兵至白道与李绩会合,相与定谋,认为阿史那·颉利虽败,但兵力尚多,若任其逃往漠北依附于薛延陀等部,则很难追歼;今唐俭在突厥,阿史那·颉利懈而不备,如选精骑袭之,可不战而擒之。于是,李靖令李绩统大军继后,亲率精骑万名,各备二十天口粮,连夜出发,向铁山疾驰。
李靖率军至阴山,遇突厥营帐千余,尽俘之以随军。阿史那·颉利见唐使前来抚慰,以为安然无事,未加戒备。农历2月8日,李靖派苏定方率二百骑兵为前锋,在浓雾掩护下衔枚疾进,至阿史那·颉利牙帐仅七里才被发现,阿史那·颉利乘千里马先逃。李靖率大军跟进,突厥军溃散,被歼万余人,被俘男女十余万。唐俭亦脱险而归。
阿史那·颉利率余部万余人欲逃过碛口,又遭李绩大军堵截,其属下各酋长皆率众投降。只有阿史那·颉利逃往灵州(今宁夏灵武)西北的沙钵罗部落,即游牧于今内蒙古阿拉善盟一带的阿史那·苏尼失部落,欲休整后投奔吐谷浑部,结果在阿史那·苏尼失部被阿史那·忠生擒,押送至大同道行军副总管张宝相,张宝相将其送往唐朝都城长安。
至此,曾控弦数十万,东起辽东,西抵西海,斥地万里,与中原王朝相抗衡近一个世纪的东突厥汗国灭亡。白马邑也成为大唐王朝击灭东突厥汗国的里程碑,当时有无数常年遭受突厥侵扰而困苦不堪之唐朝边民,时兴以其邑名为姓氏之潮,多有改称白马氏者,后多省文简化为单姓马氏。

第四个渊源:源于职者,出自畜牧饲养者,属于以世职称谓为氏。
据史籍《姓氏考略》记载:“氏于职者,青牛、白马是也。古多用白马为盟誓,或以祭河。”
在古代,人们彼此间歃血为盟时,为什么要杀白马呢?
在夏、商、周乃至整个先秦时期,人们在祭祀上苍时,大多供奉黑色的牛,“黑牛膏腴,天喜,庇佑社稷”;而在祭祀先祖时,大多供奉白色的马,“白马神骏,天火,诸魔不侵”。在古代,庙堂祭祀以白马黑牛为最高级别。
实际上,在古代卦相上,马行健,如天龙,属火宿,因此最能辟邪,以白马红血为祭,在古人心目中是最神圣的行为,后延伸为结拜、盟誓的最高级别。
汉高祖刘邦在晚年的时候,曾宠爱了一个戚夫人。戚夫人生了皇子,叫做刘如意,被封为赵王。汉高祖老觉得吕后所生的太子刘盈生性软弱,怕他将来干不了大事,倒是如意说话做事很像自己。因此,想改立如意为太子。
他曾经为这件事跟大臣们商量过,但大臣们都反对,连他一向敬重的张良也帮着吕后。请了当时很有名望的四个隐士叫“商山四皓”,来辅佐太子刘盈。汉高祖知道没法废掉太子,就对戚夫人说:“太子有了帮手,翅膀已经长硬了,没有法子改变了。”戚夫人也伤心得没法说。
汉高祖在讨伐英布的时候,胸部中了流箭。后来,伤势越来越厉害。有一次,有人偷偷地对他说:“樊哙(吕后的妹夫)和吕后串通一气,只等皇上一死,就打算杀掉戚夫人和赵王如意。”
汉高祖大怒,立即把陈平和将军周勃召进宫来,对他们说:“你们赶快到军营,立刻把樊哙的头砍下来见我。”
当时樊哙正带兵在燕国。陈平、周勃接受了命令,两人私下商量说:“樊哙功劳大,又是皇后的妹夫,咱们可不能随便杀他。这会儿皇上发火要杀他,以后万一后悔起来,怎么办?”两人商量了一阵,把樊哙关在囚车里,送到长安,后来果然被吕后释放。
汉高祖病重了,他把大臣召集在他跟前,又吩咐手下人宰了一匹白马,要大臣们歃血为盟。大伙儿当着汉高祖的面,歃了血,起誓说:“从今以后,不是姓刘的不得封王,不是功臣不得封侯。违背这个盟约的,大家共同讨伐他。”看到大臣们宣了誓,汉高祖才放下心。
“白马之盟”是汉高祖刘邦与刘氏诸王和满朝重臣以杀白马方式定立的盟约,此为古代人们发誓的最重之盟誓。之所以要如此,是因为眼见吕后的势力日大,担忧汉室江山会被吕氏夺去,因此在其晚年与刘氏诸王杀白马为盟,以策万全。
汉高祖病越来越重了。他叫吕后进去,嘱咐后事。
吕后问他:“陛下百年之后,要是萧相国死了。谁可以接替他?”
汉高祖说:“可以让曹参接替。”
吕后又问:“曹参以后呢?”
汉高祖说:“王陵可以接替。不过王陵有点戆直,可以叫陈平帮助他。陈平有足够的智谋,但是不能独当一面。周勃为人厚道,办事慎重,只是不大懂得文墨。但是将来安定我刘家天下的,还是靠周勃。”
吕后再问下去,汉高祖摇摇头说:“以后的事,就不是你能够知道的了。”
公元前195年,汉高祖死去。吕后把消息封锁起来,秘密把她的一个心腹大臣审食其找去,对他说:“大将们和先帝都是一起起兵的。他们在先帝手下已经不大甘心。如今先帝去世,更靠不住,不如把他们都杀了。”
审食其觉得这事不好办,就约吕后的哥哥吕释之做帮手。吕释之的儿子吕禄把这个秘密消息泄露给他的好朋友郦寄,郦寄又偷偷地告诉他父亲郦商。
郦商得知这消息,赶忙去找审食其,对他说:“听说皇上去世已经四天。皇后不发丧,反倒打算杀害大臣。这样做,一定激起大臣和将军们的反抗,天下大乱不用说,只怕您的性命也保不住。”
审食其吓住了,忙去找吕后。吕后也觉得杀大臣这件事没有把握,就下了发丧的命令。
大臣们安葬了汉高祖,太子刘盈即位,就是汉惠帝。吕后就成了太后。汉惠帝是个老实而无能的人,一切听他母亲吕太后作主。吕太后大权在手,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她最痛恨的就是戚夫人和赵王如意。她先把戚夫人罚做奴隶,后又派人把赵王刘如意从封地召回长安。
汉惠帝知道太后要害死弟弟刘如意,就赶紧亲自把刘如意接到宫里,连吃饭睡觉都和他在一起,使吕太后没法下手。
有一天清晨。汉惠帝起床出外练习射箭。他想叫刘如意一起去,单刘如意年轻贪睡,汉惠帝见他睡得很香,不忍叫醒他,就自己出去联系了。等汉惠帝回宫,刘如意已经死在床上。汉惠帝知道弟弟是被毒死的,只好抱着尸首大哭一场。
吕太后杀了刘如意之后,还不解恨,又残酷地把戚夫人的手脚统统砍去,再挖出她的两眼,逼她吃了哑药,把她扔在猪圈里,称作“人彘”。
汉惠帝后来见到戚夫人被目前折磨称这个样子,不禁放声大哭,还吓得生了一场大病。他派人对太后说:“这种事不是人干得出来的。我是太后的儿子,没有能力再去治理天下了。”打那以后,汉惠帝就不愿再过问朝廷的政事了。
“白马之盟”是历史上的著名事件,后在三国、唐、宋、元、明、清诸朝,皆有引为重大盟誓之举。因此有人以其为姓氏,称白马氏。

第五个渊源:源于西夷族,出自古代西夷分支氐族,属于以氏族别称为氏。
氐族,在古代称作“西夷之别种”,别号就是“白马”,古代史籍中多称其为白马夷、白马族、白马氐、白马羌等,秦、汉以来世代居住在岐陇一带地区。在史籍《史记·西南夷传》中记载:“自嶲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徙、筰都最大;自筰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冉駹最大。其俗或土著,或移徙,在蜀之西。自冉駹以东北,君长以什数,白马最大,皆氐类也。”
古代的氏族人,主要分布在今甘肃东南部的西汉水和白龙江流域。在其十多个部落中以白马氐部落最为强大。白马氐人主要分布在今甘肃成县和武都。
在史籍《后汉书·西南夷传》中记载:“白马氏者,武帝元鼎六年开,分广汉西部,合以为武都。土地险阻,有麻田,出名马、牛、羊、漆、蜜。氏族人勇戆抵冒,贪货死利。居于河池,一名仇池,方百顷,四面斗绝。数为边寇,郡县讨之,则依固自守。元封三年,氐族人反叛,遣兵破之,分徙酒泉郡。昭帝元凤元年,氐族人复叛,遣执金吾马适建、龙骠韩增、大鸿胪田广明,将三辅、太常徒讨破之。”
白马氐人曾以今陇南西和县南部的仇池山为中心,建立了长达三百八十年之久的地方割据政权,称仇池国。这一历史一直以来皆未被史学家所重视,两晋至十六国时期的个各类史籍也没有详尽记载,仇池国的历史成了遗案。直到近些年来,方有学者注意到东晋初年由白马氐人杨氏建立的西和古仇池国。到西晋时候,活跃在武都仇池(今甘肃成县)一带的氏族首领百顷氐王杨飞龙,养子杨茂搜继杨飞龙为氐族首领,被晋愍帝封为骠骑将军,时称“白马将军”。
五胡十六国时期,白马氐人曾建立了强大一时的前秦国(公元350~394年)。
前秦国,由略阳临渭人符洪建立,符洪是氐族人,原姓蒲,后改姓符,先世为部落小帅,其父蒲怀归,母姜氏。
西晋末期,蒲洪被氏族各部落推为盟主,后被前赵国刘曜封为氏王,后又受后赵国的封号,因后赵国君石遵削其职,因此愤而降靠西晋王朝。到晋穆帝司马聃永和六年(公元350年),蒲洪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秦王,改姓符,创建了前秦国,自为秦太祖惠武皇帝符洪,不久即在农历3月被其军帅将军麻秋下毒害死。
前秦国君主传至第五代秦太宗高皇帝,为符坚之族孙符登,在晋孝武帝司马曜太元十九年(公元394年)为后秦国君主姚兴所败,旋即被杀,其子符崇奔逃于湟中嗣位,不久就被西秦国君主乞伏·乾归逐杀,前秦国灭亡。
氐族人在前秦国灭亡后,被先后融入羌、匈奴、鲜卑等民族,最终大多数融入汉族,少部分融入蒙古族、满族,还有极少部分人迁徙到今西南地区,成为苗、瑶、侗、彝等少数民族的先民之一。
其后,有氐族人以汉化的氏族别称“白马”为姓氏者,称白马氏,后多省文简化为马氏、白氏。

二.郡望:
弘农郡:西汉武帝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置郡,治所在弘农(今河南灵宝),其时辖地在今河南省内乡县以西、宜阳以西的洛、伊、浙川等流域和陕西省柞水以东、华阴县以南洛水、杜川河上游、丹江流域一带地区。东汉至南北朝的北周时期,曾一度改名为恒农郡。隋朝时辖地在河南省灵宝县。

天水郡:西汉元鼎三年(公元前441年)置郡,治所在平襄(今甘肃通渭),其时辖地在今甘肃省通渭县、秦安县、定西县、清水县、庄浪县、甘谷县、张家川县及天水市西北部、陇西东部、榆中东北部地一带地区。东汉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改为汉阳郡。西晋时期移治到上邽(今甘肃天水),北魏时期仍改其为天水郡,其时辖地在今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甘谷县等市县地。

河内郡:春秋末期楚汉之际置郡,治所在怀县(今河南武涉),其时辖地在今河南省黄河以北、京汉铁路以西一带地区,包括汲县。西晋时期移治野王(今河南沁阳)。

百家姓查询结果由 xpcha.com 提供

实用查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