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姓的来源,臣姓起源,臣姓名人,臣姓排名,臣姓资料 - 百家姓
实用查询 »

臣姓的来源


臣[臣、𢘑,读音作chán(ㄔㄢˊ),亦可读作chén(ㄔㄣˊ)]←“臣”的古体字“𢘑”显示不出来者,请安装方正超大汉字集库。

一.姓氏渊源:
第一个渊源:源于职业,出自古代奴隶与战俘,属于以身份称谓为氏。
臣,本意就是甘愿或不甘愿顺服的男性奴隶。
古代,有战争俘虏或奴隶,皆被视为没有身份地位的下下之人,即便原有什么身份地位,也都随着被虏清除而光,统称其为“臣”、“臣人”。其称谓后逐渐成为其后裔子孙的姓氏,称臣氏,读音作chén(ㄔㄣˊ),是非常古老的姓氏之一。
“臣”,后来也逐渐演变称自愿以己之长侍服于帝王国君的人群的称谓,称大臣、臣子、臣下等。

第二个渊源:源于芈姓,出自春秋时期楚国君主楚穆王商臣,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
据史籍《奇姓通》记载:“臣,姓。唐臣悦,著平陈纪。”
据史籍《史记·楚世家》记载:周成王时期,楚国始以子爵封于荆蛮,姓芈氏,居丹阳。到了春秋时期,王室衰微,中原诸夏处于一片混乱之中,而楚国的政局却相对稳定。它先后征服了江汉流域的一些方国,逐渐强大起来。
楚国君主熊通在位时(公元前740~前690年),公然与周王室分庭抗礼,上请封王。周王室不允,他便自尊为楚武王。楚武王不断向四周诸侯用兵,楚国的疆土迅速向北扩展。
楚武王之子楚文王熊赀(公元前689~前675年在位)继续执行扩张政策,伐申灭息,不断开拓进入中原的通路。到楚成王芈頵即熊恽(公元前672~前628年在位)即位后,又把进攻的矛头对准扼守中原咽喉通路的郑国。如此以来终于引起了华夏各国的不安,齐桓公率诸侯联军南下进攻楚国,逼迫楚国在召陵会盟。召陵之盟暂时阻止了楚军的北进,但楚成王移兵江淮,臣服了随、唐等小国,俨然成为江汉流域的霸主。
楚成王在位足有四十六年,颇有作为,使楚国在诸侯国中的地位和影响空前提高。但他在选择继承人的问题上主意不坚,欲废长立幼,终于导致宫廷政变,身死子手。
按周公所定的“宗子维城”的世袭制,楚国的王位继承人当属长子熊商臣。但楚国地处江南,风俗习惯自于华夏不同,王权嗣位常由少子,因此中原诸夏把楚国视为异族,称其为荆蛮。为利于北上图霸,楚成王打算改变以往的做法,在华夏诸国视为维系社稷宗脉嗣位的大事上,依照周礼,立长子熊商臣为王位继承人。这样,既可以表示自己尊周的诚意,也可以免去宫闱之争。但他又怕这种做法有违楚国的风俗习惯,引起人们的不满。所以一时犹豫不决。
年长的熊商臣和其他王弟相比,颇多心计。他经常把珠玉环佩等小玩意儿送给楚成王身边的近臣,是以知道宫内的消息。熊商臣见父王犹豫不决,惟恐别人得到嗣位,便加紧活动,多给近臣送东西,请他们美言,自己则借进宫请安的机会,在楚成王面前表现得十分勤勉恭谨。
楚成王满耳听到的都是称赞熊商臣的美好话语,满眼看到的是熊商臣的谦谦有礼,终于下定了立熊商臣为太子的决心。他对令尹斗勃说:“商臣有祖宗遗风,必能承担大任,其年纪又长于诸子,寡人欲立商臣为太子,爱卿以为如何?”
熊商臣的举动,斗勃早已看得清清楚楚,见楚成王垂问,便直言不讳地回答说:“大王年事不高,何必早立太子?即使要立太子,也不能立商臣。一来楚君嗣位,立少不立长,历代都是这样,大王不能坏了先祖的规矩;二来商臣之相,蜂目豺声,性情残忍,阴险狡诈。现在因为爱他便要立他,以后心里厌烦便要废黜他,您这样做,必生祸乱。请大王三思而行!”
但是,楚成王不听斗勃劝谏,还是立熊商臣为太子,并安排潘崇做他的师傅,同日迁往东宫。
熊商臣听说斗勃反对立自己为太子,心中愤恨,伺机想除掉斗勃。
到了周襄王姬郑二十五年(公元前627年),一代霸主晋文公姬重耳病逝。许、蔡两个中原姬姓诸侯国叛晋附楚。晋国新君晋襄公拜阳处父为大将,兴师讨伐。楚成王早有北进中原的雄心,认准这是一个好机会,便令斗勃为主将、成大心为副将,率楚军援救许、蔡两国。楚军日夜兼程,很快抵达泜水岸边。
两军隔泜水相持两个多月,眼看就到了年底,晋军粮草将尽,士卒斗志松懈,阳处父不免暗暗着急起来。他意欲退军,既怕被楚军窥破内情,乘势追击;又嫌避楚恶名,被世人耻笑;还担心本国朝野上下反对。斟酌再三,阳处父终于想出了一个体面退军的办法。于是,他唤过使臣,密嘱几句,派其径到楚军大营,传语道:“小臣奉鄙军主将之命,特来相告:两军如此相持,胜败终难分晓,白白耗费军资,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将军如欲决战,鄙军愿退回一舍(三十里)之地,让将军济水布阵,决一生死;如果将军不肯过河,那么就请后退一舍之地,让鄙军渡河南岸,再决胜败。鄙军主将驾马立车,专候将军之命。”
一听此言,斗勃拍案而起,愤然道:“晋师淹留在外,时日已久,师老兵疲,早已不堪一击,奈何不自量力,出此大言,欺我不能渡河吗?传令下去,秣马厉兵,旦日饱食,渡河进击晋师!”
成大心连忙劝道:“晋人言退,分明不安好心。他们说是退兵一舍,实在是引诱我们上当。倘若他们乘我军渡河之时出击,我军则进退失据,必有败绩。与其中人诱兵之计,不如我军暂退一舍,让晋人渡水决战。”
斗勃一听有理,便传令全军后退一舍,重新结寨,让晋军过河。
阳处父见楚军后退,遍告营中将士说:“楚将斗勃畏我强晋,不敢渡水决战,今已潜师遁逃。敌军已退,我军渡河无益,况且岁暮天寒,作战多有不利,不如归国养息,待天气转暖再举兵不迟。”将士们思乡心切,一听此言,无不欢呼雀跃,片刻的功夫,早收拾停当。于是,阳处父率军班师还晋。
楚军后退一舍等了两天,不见晋军动静,便派人侦察,才得知晋军早已撤离。斗勃只好下令班师。
斗勃不战而归,使楚国借机北进中原的打算落了空,楚成王非常生气。熊商臣一看时机到了,便凑上前去说:“两军相持两月,斗勃迟迟不肯出击,最后避晋师而退,成全晋国霸名,听说是接受了阳处父的贿赂。他这样做,心中哪有父王您呢?”
楚成王听罢大怒,派人给斗勃送去一把剑,让他自杀。斗勃欲进宫申辩,在宫门口遭到熊商臣的阻挡。求见不得,斗勃不由仰天长叹:“斗勃忠心,可昭日月,今日却不得见大王一面。太子怨我,皆由嗣位引起。其残忍本性,今日可见端倪。”说罢,拔剑自刎,死在成大心脚下。
成大心掩埋了斗勃的尸体,自穿囚服,闯进宫中,跪在楚成王面前,叩头涕哭,详细地汇报了出师还军的全过程。并说:根本没有贿赂之事,斗勃救蔡,有功无过。如果大王以为后退有罪,那是我建议的,应该治我的罪,与斗勃无关。
楚成王惊讶地说:“斗勃为何不来辩解?可见心中有鬼!”于是,成大心如实地汇报了宫门前发生的事情。楚成王听罢赧然变色,顿足道:“唉!太子误了寡人,寡人误了社稷。”自此以后,就有怀疑熊商臣之心。
斗勃之事,给楚成王的心里罩上了一层阴影,便遇事留意。一天他看到一个近臣身上佩戴着自己赐给太子之物,觉得奇怪,便追问其此物何处得来,近臣言语吞吐。楚成王大怒,动刑追问。近臣抵赖不了,只好如实道出原委。楚成王恍然大悟,既痛悔斗勃之死,又后悔不听斗勃之言,遂疏远太子。后来楚成王又见少子熊职聪明,就想废熊商臣而立王子职。不过,这时他倒记起了斗勃评论熊商臣的话,担心废立会闹出骚乱,所以迟迟不敢有所举动。
正在这时,嫁到江国的胞妹芈氏回国归宁,居住宫中。楚成王便对妹妹江芈说出了自己的心事。江芈沉思道:“废立乃是大事,不可轻举妄动,如能寻其过错废掉商臣,熊职也就顺理成章地继承了王位。”楚成王觉得有理,便隐忍不发。
楚成王兄妹的谈话,不胫而走,早有人报告了熊商臣。君父的疏远,熊商臣已有察觉。听到传闻后熊商臣不免着急,便向师傅问计。潘崇道:“我有一计,可以证实这种说法的真假。王妹江芈,性情急躁,遇事容易发火直言。太子为她设宴,故意前恭后踞,激怒江芈。人在发怒时,无所顾忌,言语之中,必有泄漏。”
熊商臣听罢大喜,决定依计行事。
这天,熊商臣摆下丰盛的宴席招待江芈。江芈受邀来到东宫,熊商臣远远出迎,恭请姑姑江芈堂上居中就座,亲自把盏替江芈祝寿。酒献三巡,菜过五味,江芈已喝得微醉,熊商臣故意渐渐露出怠慢的意思。他先是让疱人直接给江芈送菜,自己并不起身;后来又自行与行酒侍者窃窃私语。江芈很不高兴,连连发问,熊商臣充耳不闻,兀自寻欢作乐。江芈何曾受过如此冷遇,顿时大怒,拍案而起,手指熊商臣斥责道:“如此无理,怎配做东宫太子?”
熊商臣答道:“我嗣君位,你能把我怎么样?”
江芈脸色微红,出口骂道:“不肖之子,满嘴狂言,怪不得大王欲废你而立熊职!”
熊商臣愣了愣神,假装谢罪,慢慢地站起,鼻孔朝天。
“不识好歹的东西,早该废了你……”江芈越发气愤,一边骂着,一边甩袖登车而去。
回到宫中,江芈怒气未消,径自去见楚成王,恨恨地说:“商臣无理无仪,粗鲁傲慢,担不起邦国大任,应该马上废掉!我看商臣面目凶恶,非善良之辈,拖得久了,会出现意外。”
楚成王点头道:“王妹所言极是。诗云:‘人而无仪,不知其可也。’废掉商臣,这是最好的理由。明日早朝,寡人当晓喻众臣,付诸实行。”
江芈转怒为喜,起身告辞。楚成王叮嘱道:“云梦虞人进献一头野熊,我已令御疱烹调。王妹可于申时来宫,寡人已约王子职,同尝熊掌,共议大事。”
激怒江芈,探得了实信,熊商臣连忙去见师傅潘崇,询问自全之策。
潘崇问道:“太子能降价屈尊,北面侍奉熊职吗?”
商臣连连摇头:“以长事幼,我做不来。”
潘崇又问:“如果不能屈首事人,能不能逃到别的国家去呢?”
商臣反对道:“无缘无故,避难他国,徒取其辱。我不能这样做。”
潘崇摊开双手,做楚一付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除此两条,别无自全之策。”
熊商臣撩袍跪倒,苦苦恳求。
潘崇皱着眉,缓缓地说:“良策嘛,倒有一条。只怕太子不忍下手……”说到这里,潘崇止住话头,狡黠的目光盯着熊商臣,沉沉不语。
熊商臣站起身来,决然说道:“值此生死之际,还有什么不忍心的呢?”
潘崇靠近熊商臣,低语道:“欲掌王权,必行大事,今夜动手,稳操胜券。”
熊商臣会意,两人俯首帖耳,一阵密语。
周襄王二十六年(公元前626年)的冬天,未到申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熊商臣托言宫中有变,率军围住王宫。潘崇手持宝剑,率领几十名武士,奔入内寝,径直闯到楚成王面前。
刀戈剑矛,寒光闪闪,赳赳武士,杀气腾腾。左右近臣俱被吓跑。楚成王惊悸站起,厉声喝道:“太子太傅,不居东宫,来此何干?寡人未有诏命,擅闯王宫,罪当处死!”
潘崇毫无惧色,依然举步向前,手弹剑刃,冷冷说道:“鹿死谁手,尚且不知,大王何必装腔作势!新君驾临,旧主也该逊位。”说罢,一挥手,满脸杀气的武士们立刻把楚成王团团围住了。
楚成王惶然四顾,身边近臣、卫士已无一人,顿时气馁,嗫嚅地说:“寡人上了年岁,操劳太累,愿出王宫,让位太子。”
潘崇答道:“一君死,一君立,一国岂有二主?君王不必出宫!”
楚成王悲戚的目光注视着儿子熊商臣,见熊商臣无动于衷,又移向潘崇,软语相求:“寡人爱吃野味,已命御疱烹制熊掌,吃了熊掌,虽死无恨。”
潘崇厉声道:“熊掌难熟,大王打算拖延时间,等待外援吗?大王等得,我们可等不得。大王请自便,不要自讨苦吃!”说罢,结下熊商臣腰间束带,扔到楚成王脚边。
楚成王拾起束带,仰天大呼:“好斗勃!好斗勃!寡人悔不听忠言,自取其祸。今日死在逆子手中,有何面目见忠臣于地下!“说罢,将挽成活结的束带,套在自己的脖颈上。
潘崇喝令武士快些动手,两名武士拽起束带,片刻功夫,楚成王气绝身亡。
江芈急匆匆入宫赴宴,望见楚成王直挺挺的尸体,顿时哭倒在地,悲咽地说:“王兄啊,王兄,是我害了你!”说着,抓起束带,自缢而死。小弟弟熊职自然也不能幸免。
次日,熊商臣以楚成王暴疾身亡告谕群臣,自立为王,这就是出国历史上的楚穆王。
有趣的是,楚成王死后,却怎么也不肯闭上眼睛。原来,他对自己的谥号不满意。楚穆王起先给父亲议定的谥号是“灵”。这是一个“恶谥”:“乱而不损曰灵”。子孙们见他“死不瞑目”,没有办法,只好改谥号为“成”。这是“美谥”:“安民立政曰成”——楚成王这才满意地把眼睛闭上。
楚穆王在位十二年,国内形势基本稳定,特别在楚穆王九年(公元前617年),他镇压了企图谋杀自己的楚大夫斗宜申(子西)与仲归(子家)后,统治更加稳定。此时,各国形势则发生了新的变化。楚穆王五年(公元前621年),晋襄公逝世,晋卿争立新君,相互攻杀,第二年,晋襄公之子继位,是为晋灵公。晋灵公年幼,无志图霸,实力已不如前。河西之秦已渐崛起,秦穆公亦力图插足中原。
楚成王四十四年(公元前628年),晋文公逝世时,秦穆公曾命大将孟明视等袭击郑国,次年灭滑国(今河南偃师)而还。晋国与姜戎在肴山(今河南灵洛、灵宝之间)截击秦军,使秦全军复没。秦国原有恩于晋,从此则世为仇敌,相互攻伐不止。楚、秦两国则利害相同,结为姻亲之国。据史籍《诅楚文》记载:“昔我先穆公及楚成王,是僇力同心,两邦相壹。绊以婚姻,[艹/绝]以斋盟。”楚成王与秦穆公建立的两国友好关系,有助于楚国的继续争霸。齐国自齐桓公死后,国势不盛,对楚国扩张,不形成障碍。楚穆王就是在这种有利的国内外形势下,继续向北、向东进取的。
楚穆王二年(公元前624年)初,晋国联合宋、鲁、陈、卫、郑等国攻打楚国的附庸国沈(今安徽沈丘),沈国溃败。农历4月,秦军渡河攻晋国至肴山,埋葬肴山之役秦军尸骨而还。秋天,楚军出动攻围嬴姓江国(今河南息县),晋国亦即举兵攻楚救江。第二年,秦国又攻晋国,楚穆王乘机灭了江国。江国既是晋国的盟国,又是秦国的同姓国,楚穆王乘秦、晋交战之机,迅速将其攻灭,显示了楚穆王的机智与果断。
楚穆王四年(公元前622年),秦军攻打从楚国的附庸鄀国(下鄀,今河南淅川),楚穆王未予理会。不久,让鄀君南迁建新都,史称上鄀(今湖北宜城)。楚国西境息宁,即移兵东向,同年秋,楚穆王遣成大心(子玉之子)、仲归(子家)率军灭“叛楚即东夷”的偃氏六国(今安徽六安)。冬天,楚公子熊燮又率军灭了姬姓蓼国(今河南固始)。
楚穆王五年(公元前621年),秦穆公、晋襄公相继逝世,晋国又争立新君,秦、晋两国交战不断,第二年,晋国大夫赵盾与齐、宋、卫、陈、郑、许、曹诸国之君会盟于郑国扈地(今河南原阳),开始由大夫主盟诸侯。这种形势对楚国北进是极为有利的,楚国有识之士已敏锐地观察到这点。在史籍《左传·文公九年》中记载,楚大夫范山就及时地对楚穆王说:“晋君少,不在诸侯,北方可图也。”
楚穆王八年(公元前618年)春,楚穆王听从了这一意见,即挥师北上,驻于郑国狼渊(今河南许昌),攻打郑国,囚禁了郑公子坚、公子龙和乐耳。郑国被迫与楚国求和。待晋国来救时,楚军已还。夏天,楚国又攻打陈国,以惩罚陈国附依晋国,并占领了陈国的壶丘(今河南新蔡)。秋天,楚息公子熊朱自东夷伐陈,为陈国所败,公子熊筏被俘。陈国以小胜大,反而惧怕而请和。冬,楚穆王遣越椒访问鲁国,以示亲善。
楚穆王九年(公元前617年)夏,楚穆王杀斗宜西、仲归,消除了内患,于这年冬,会陈、郑、蔡等国国君驻军于厥貉(今河南项城),策划攻打宋国。宋昭公被迫请求归服,并亲自引导楚穆王狩猎于孟诸(今河南商丘)。宋、郑、陈等中原国家转而依附楚国,在“厥貉之会”上结盟。麇国国君(今湖北西北部)本从楚伐宋,中途却逃归,楚穆王于次年即兴兵伐麇国,败麇军于防渚(今湖北房县),兵锋直抵麇都锡穴(今陕西白河)。
“厥貉之会”和“田孟诸”,是楚国在“城濮之役”败北后霸业复盛的表现,说明楚穆王领导的楚国仍是左右中原局势的霸主。
楚穆王十一年(公元前615年),偃姓群舒(舒鸠、舒蓼、舒庸、舒鲍等)背叛楚国,楚国令尹成嘉(子孔)率军镇压,俘虏了舒君,进而攻打巢国,楚国势力进一步向江淮地区发展。
楚穆王十二年(公元前614年),楚穆王逝世。熊商臣作了十二年楚王,虽然没有特别巨大的功绩,但他继续保持了楚国在春秋时期霸主的声望和地位,而且,他那即位的儿子芈旅(熊侣)更是威名赫赫的,那就是大名鼎鼎“一鸣惊人”的楚庄王。
臣氏,就出自春秋时期楚穆王熊商臣(芈商臣),在其后裔子孙中有以先祖名字为姓氏者,称商臣氏,后省文简化为单姓商氏、臣氏,臣氏读音作chán(ㄔㄢˊ),世代相传至今。

二.历史名人:
臣 悦:(生卒年待考),陕西咸阳人。著名唐朝大臣、史学家。
臣悦曾为唐太宗李世民一朝秘书监的秘书,负责掌管世文图籍,到唐高宗李治时曾改称太史寺,后又改回原称。在任期间,臣悦著有《平陈纪》。
清朝著名文献学家严可均在《全后汉文》对臣悦评论道:“臣悦职监秘书,摄官承乏,抵奉明诏,窃惟其宜。谨约撰旧书,通而叙之,总为帝纪,列其年月,比其时事,撮耍举凡,存其大体,旨少所缺,务从省约,以副本书,以为要结末克厥中,亦各其志。如其得失,以俟君子焉。凡<汉纪>,其称年、本纪、表、志、传者,本家本语也。其称论者,臣悦所论。粗表其大事,以参得失,以广视听也。”

臣 敬:(生卒年待考),著名明朝监察御史。

旧排名
全部>>
网友正在查
 
臣姓
钭姓
康姓
车姓
冯姓
衣姓
木姓
银姓
占姓
沃姓
柴姓
汤姓
咎姓
隆姓
殷姓
陆姓
李姓
刘姓
殳姓
代姓
蒋姓
阎姓
盘姓
魏姓
贺兰姓
蓬姓
降姓
崔姓
展姓
有姓
仆姓
泣姓
娄姓
半姓
呼姓
题姓
针姓
稽姓
马佳姓
充姓
度姓
郏姓
首姓
环姓
哈姓
昝姓
他塔喇姓
盛姓

收藏本站

在手机看

问题反馈